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债券

中国人寿一年市值蒸发1700亿万峰提主动

2019-01-12 14:35:45

中国人寿一年市值蒸发1700亿 万峰提主动负增长

从2009年提出要谨防保费收入负增长到2014年主动采取保费负增长,这背后除了中国人寿(下称“国寿”)发展策略的转变外,也揭示了国寿高增长时代的终结。

眼下,国寿2013年度财报尚未揭晓,但从其已公布的前三季度财报来看,国寿去年的成绩单应不会太难堪。但意外的是,国寿总裁万峰却在去年末抛下2014年总保费“主动负增长”的预期,并借势推出转型计划。

虽然针对这次转变,万峰一再强调“负增长并非坏事”,但业内仍有观点将其视作国寿在多重压力下的无奈之举:“保险行业步入低增长周期已是大势所趋”。

其实,对国寿近期已公布的财报数据稍加研究便不难发现,在这些“看上去很美”的业绩背后,保费增速的放缓、退保率的高企、现金流压力的增大,都令国寿感到危机四伏。

而回首过去一年的股市,国寿股价从2012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21.40元下跌至2013年最后一个交易日的15.13元,跌幅高达28.63%,市值蒸发1715.67亿,领跌保险行业熊股。若追溯到2007年,中国人寿则创下过75.98元的历史高点,到去年7月创出12.88元低价,在6年的时间里,其股价跌幅最高达81.30%。

销售压力作祟国寿成罚单大户

每年9月16日是中国人寿的“诚信合规日”,从2008年开始,中国人寿都于这天前后在全国范围内举办多种活动宣传诚信理念。

在2010年的宣传日上,国寿总裁万峰曾表示,中国人寿持续3年的“诚信我为先”活动带来三个明显的销售理念变化:一是由重销售技巧转变为重专业素质和服务品质的提高;二是由“业绩为王”转变为“业绩与合规展业并重”,销售行为更自律、更规范;三是由重客户感情维系转变为更关注客户利益,从而带来自身业绩的持久增长。

不过,事实胜于雄辩,从近一年国寿罚单连连的情况来看,国寿时时强调,年年操办的“诚信”活动实乃收效甚微。

从2013年伊始,国寿就从北京保监局接到高达40万元的单张罚单,据罚单所示,北京保监局去年对国寿北京市分公司抽查的30件保单中竟有22件涉及隐瞒重要内容和欺骗投保人等违规内容,占抽查保单总数七成有余。此前的2012年,中国人寿就曾收到79张罚单,位列当年罚单量第二位,是名符其实的“罚单大户”。

2013年5月,国寿前后接到的7张罚单,受罚原因均为“虚假宣传”,包括“将保险产品虚假宣传为银行理财产品和银行储蓄产品”等。根据统计,中国人寿被罚金额为60万元,占据5月份罚单首位。

2013年9月,据保监会站消息,国寿平阴县支公司因报销虚假费用,违反中华人民共和国保险法》第八十六条第二款规定,接到1万元罚单。

2013年12月13日,重庆保监局发布消息称,2012年3月至10月期间,国寿重庆市奉节县支公司发布广告宣传营销员“按公司规定月收入达5000元,年收入达6万元以上”等内容。经查实,国寿奉节县支公司2012年在册营销员的实际收入与宣传的收入水平相差甚远,已构成误导性宣传。根据规定,重庆保监局对中国人寿奉节县支公司警告并罚款2000元。

面对雪花一样的罚单,为何国寿仍屡屡违规呢?

有业内人士认为,这与保监会近期重拳整治保险行业不无关系,但更多是企业自身的原因。保险行业在经历多年快速增长后,保险公司保费增速拐点隐现,同时投资收益“独腿”难支,再加上新投资渠道产出有限,银保新规带来的销售压力又未见松动,行业发展中长期积累的问题和出现的新情况叠加在一起。这让保险公司感到越来越大的压力。

那么,在这种情况下,各地分公司将日益增大的销售压力,摊派到销售人员身上时就难免出现急功近利的情况,而最后算下来,数十万元的罚单与险企动辄以亿计的收入相比,仍属九牛一毛,上述业内人士称。

的确,保险公司将销售任务高压摊派给员工早已屡见不鲜,国寿在2013年曾数度因“高压摊牌销售目标引员工不满”而见诸报端,保险营销员一边叫苦不迭,一边顶着压力跑业务,甚至自费购买保险以求完成指标。

在这种情况下,国寿销售误导问题一直居高不下,也就不奇怪了。

退保率高企或因员工“先买后退”

高企的退保率同样是国寿的一块心病。

公开数据显示,国寿前三季度退保金总额为502.04亿元,较去年同期的299.51亿元大幅上升67.6%。

退保金的攀升导致该公司三季末退保率达3.07%,而中国保监会统计信息部相关负责人在10月24日的发布会上介绍称,全行业前三季度的退保率为百分之二点多,才属正常水平。从目前看,中国人寿的退保率显然已经超过行业平均值。

在财报中,国寿将退保率高企的原因,总结为“由于受各类银行理财产品的冲击致使部分银保产品退保增加”。

长江证券则在研报中指出,在利率市场化背景之下,理财产品竞争加剧

中国人寿一年市值蒸发1700亿万峰提主动

,公司保费倚重银保渠道,因此退保较为严重。

对于这种过分依赖银保渠道的模式,有业内人士直言,依赖通过银保渠道卖出的产品,附加价值率比个险渠道低,所以高度依赖银保渠道的险企,需面对新业务价值难以提高的现实。民生证券保险分析师张磊也表示,过多依赖银保渠道的保险公司,面临较大的转型压力。

对于退保率高企的原因,也有行业人士认为,可能与国寿销售模式中存在的问题有关。

2013年6月,有媒体曝光,中国人寿山东分公司为保业绩向包括内勤人员在内的全体员工摊派指标,制造了“全员营销”的奇观。原来,在该分公司中,业务完成比例不仅与员工绩效工资与员工评级挂钩,而且还与员工年终绩效工资与员工评级挂钩。

在此情况下,一些员工迫于压力只好自己贴钱买保险,拿到提成后,再退保挽回部分损失。据上述业内人士称,摊派销售指标以致全员营销几乎成了很多保险企业的惯用伎俩,而员工的这种“先买后退”方式,却只能解燃眉之急,顾得了一时,却救不了一世。最终造成了国寿业绩的一时辉煌,事后风头一过,便出现大量退保。

无论原因如何,由退保、应付赔付款增加而给国寿带来的现金流压力,已足以令人担忧。

据中信建投的一份研报指出:2013 年前三季度,国寿仍然面临很大的现金流压力,将可能会对公司后续发展策略造成影响。前三季度,公司退保金支出502.04亿元,同比增加67.6%;赔付支出1182.48 亿元,同比增加86.7%,导致公司经营活动现金净流出382.03 亿,公司经营活动现金流量净额同比下降41.6%。三季度末,公司应付赔付款为248.88 亿,同比增长47.4%。

“主动负增长”背后被指另有隐情

去年10月,中国人寿发布2013年三季报,显示其前三季度实现归属净利润236.89亿元,同比增长218.9%;实现归属净资产2360.77亿元,较年初增长6.8%。

然而,面对如此不错的业绩,国寿总裁万峰却于去年11月底举行的中国人寿全球媒体开放日上坦言,“明年(2014年)公司计划预期总保费为负增长”。而之所以做出这样的调整,万峰的解释则是“为了效益而刻意压低了总保费规模”。

有业内人士一语道破了其中的玄机,“在看上去很美的业绩背后,国寿仍难言轻松。其保费的增长早就显现颓势,截至2013年三季度,中国人寿的总保费同比也仅为微增,主动负增长不过是一种好听的说辞”。

的确,根据保监会数据显示,中国人寿保费收入月为1356.04亿元,月为1550.46亿元,月为2025.72亿元,月为2231.15亿元,月为2469.1亿元,月为2740.19亿元,月为2929.75亿元,月为3,110亿元,下半年增速明显趋缓。

招商证券保险分析师罗毅在报告中亦表示,预计中国人寿全年保费收入增速在4%以内,明年将大力推行价值导向转型,保费收入还较难维持今年水平。

不过,在万峰看来,这种负增长并非坏事:“这是中国人寿上市10年来首次计划负增长,这是公司结构调整的结果”。

但长江证券的一份研究无疑为国寿的“保费负增长”计划泼了冷水。该研报表示,公司净利润的高增长主要依赖于基数效应和2012年大幅计提减值,当前退保和赔付导致公司净资产以及投资资产增速放缓,如果保费增速不能够持续回升,公司投资资产增速持续较低,未来投资业绩的贡献能力将会受到限制。

巧合的是,2013年12月18日,瑞士联合银行集团(UBS AG)将中国人寿的美股评级从“买入”下调至“中性”。此前不久,Zacks Investment Research的分析师同样将中国人寿的股票从“跑赢大盘”下调至“中性”。

来自业内的悲观态度并非空穴来风,巨大的满期给付的压力也将成为国寿新年里的包袱。2013年12月27日,瑞银证券有限公司的研报指出,预期2014年中国人寿新业务价值将保持适度增长,受益于税收递延型年金产品和一系列新的传统产品的推出,公司长期新业务价值增长的前景在改善。但是,我们仍然认为在未来12~18个月内公司保持两位数的新业务价值增速的难度很大。我们预计公司2014年总的满期给付金额仍将超过700亿元,这将影响公司产品结构调整的进程。

2013年9月14日,中国证券报援引分析人士的说法称,在经历了多年的快速增长之后,寿险业保费增速拐点已现,投资收益“独腿”难支,再加上新投资渠道产出有限,保险利润增长或放缓,保险行业步入低增长周期。

这样看来,国寿的“主动负增长”计划并非无的放矢。日前,国寿也在积极谋求转型,由规模速度型向规模效益型转变,经营目标从以往重在追求保费转向追求价值效益。在增长方式上由以首年保费推动转向以续期保费拉动增长,产品结构则从以理财产品为主转向以保障型为主、兼顾产品多样化。

“中国人寿的转型其实是无奈之举,各方面的压力都在增大,如果不转型迟早会爆发”,一位投资人士向中国经济感叹,“国寿提出主动负增长,意在给自己一个台阶下”。

其实,早在2012年12月24日,标准普尔评级服务就因考虑到国寿未来所面临的压力,而将其评级展望由稳定调整至负面。

“调整中国人寿的评级展望至负面,反映出继年运营表现趋弱后,该公司未来两年的资本水平可能面临进一步的压力。近年来由于中国人寿持续扩张,投资市场波动,以及针对银保销售渠道的监管变化,该公司的资本水平有所恶化”,标准普尔信用分析师黄如白如是说。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