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G20不是货币战的尽头三派阵营对号入座

2018-09-29 10:16:00

G20不是货币战的尽头 三派阵营对号入座

本周市场最重要的焦点事件G20会议,已经拉开帷幕。但会议依然没有能够给出市场一个清晰的答案:究竟美、日联手实施的宽松政策,是否属于货币战争的范畴?

唯一我们可以隐约察觉到的是:G20可能正在分化成3个阵营。以美、日为代表的挺宽松派,以德国、澳大利亚和加大拿为代表的中立派,以及以俄罗斯、中国等新兴市场国家为代表的反宽松派。

美、日:宽松有理!

日本央行(BOJ)行长白川方明(MasaakiShirakawa)周五(2月15日)在赴莫斯科参与G20财长与央行行长会议时表示,将向G20峰会阐释日本央行大胆的宽松措施。

同时,白川方明表示,将向G20国家陈述日本的政策目的在于稳定国内经济。他指出,日本贬值是由于投资者的避险情绪消褪。全球经济已经趋于乐观,而欧洲的尾部风险也已经消褪。

另外,白川方明认为,在各国均努力推动本国经济增长的环境下,全球经济将会因此受益。

美联储(FED)主席伯南克(BenBernanke)则在G20会议表示,美国经济正在复苏,但失业率仍在8%左右。他声称,我们距离健康和活力仍差的很远。

伯南克为美联储的宽松行为辩解称,如果(宽松政策使)美国经济复苏,世界经济也将从中获益.

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主席、前法国财长拉加德(ChristineLagarde)周五发表言论称,对日本的宽松政策表示欢迎.

值得一提的是,目前法国和德国在对欧元汇率问题上,处在对立面。法国希望欧洲央行(ECB)对欧元汇率设立目标,防止欧元过度走强,影响法国出口。而德国则认为,欧元并未高估。

新兴国家:竞争不应在汇率

新兴市场国家对于发达工业国家滥用印钞机的做法,已经抱怨已久。来自发达国家源源不断的钞票,最终流向新兴市场,并推高了通胀。

俄罗斯财长AntonSiluanov周四(2月14日)表示

G20不是货币战的尽头三派阵营对号入座

,他确信二十国集团(G20)决策者将在其共同声明中支持由市场决定汇率。

他向媒体说道:G20声明将会支持由市场决定汇率,对此我丝毫不怀疑。竞争应存在于经济体之间,而非存在于汇率。

Siluanov认为,G20最终声明中有关汇率问题的措辞可能有别于七国集团(G7)声明,但意向仍然类似。

俄罗斯总统普京(VladimirVladimirovichPutin)周五表态声称,协调政策将是关键,俄罗斯的首要任务是排除经济不平衡,刺激增长.这也暗示了俄罗斯反对宽松的立场。

遗憾的是,新兴市场的抱怨,和已经将宽松政策坐实的美、日相比,等同于隔靴搔痒。

中立派:德国、澳大利亚、加拿大

德国由于在出口方面占据高附加值的优势,对欧元升值承受能力更强。澳大利亚、和加拿大属于资源大国,处于经济生产的上游,货币升值引发的负面影响,也要滞后于其他经济体。

因此上述国家在G20中的立场,更加自由。

德国财长朔伊布勒(WolfgangSchaeuble)周五表示,汇率水平应由市场决定,政府不应对此进行干预。G20成员国在莫斯科举行会议时也将采取这一立场。

朔伊布勒并未理会对于日本操纵汇率的担忧。他声称,包括日本在内的七大工业国(G7)已经在本周早些时候发布的公告中重申了让市场决定汇率的承诺。

朔伊布勒认为G20和G7能够处于同一立场。

澳大利亚财长斯万(WayneSwan)则评价,日本目前的做法是恰当的.G20不能设定一套僵硬的赤字目标,需要留出国家、地区因素空间。

但他同时也强调,G20一直都强烈呼吁汇率应基于市场。

加拿大财政部官员周三(2月13日)曾表示,加拿大的立场是,G20必须确定中期财政承诺。该官员同时声称,干预汇率将是抵触G7声明的例子,但干预在某些极端时候是正当的。

加拿大财长费海提(JimFlaherty)周五在G20会议时指出,财政纪律与扩大财政可以同时达成。同时他提醒G20成员国严格管理本国的预算。

截至目前为止的G20声明重要内容:

G20草案并不提及不设定外汇目标的承诺,也不包含既定财政目标。

最新的公报草案重申避免汇率过度波动,导致市场失序。

会议确认了中期财政计划承诺,但部分国家需要对近期经济状况进行考量。

G20公报并未纳入此前G7提出的在非常时期动用非常政策的辞令。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