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大数据

河南传销式民间借贷雪崩40多家企业涉非法

2018-09-07 16:06:54

河南传销式民间借贷雪崩 40多家企业涉非法集资

秋天都过去了,失踪数月的谢保国还没有出现。

身为安阳市思麒汽车租赁有限公司(下称思麒公司)老板的他,自从8月2日出现在安阳市北关区民政局以后,就再也没露过面。那一天,他公开向债主们承诺3天内开门还钱,也就是在同一天,安阳市北关区政府通报其涉嫌抽逃资金罪并已立案。

和谢保国一样,众多在安阳经商揽资的商人们

河南传销式民间借贷雪崩40多家企业涉非法

,在这个秋天突然失去了往日的威风,露出了真实的面目。通过汽车租赁形式向民间借贷,在安阳尤为突出。此外,还有投资公司虚设项目、房产公司高息借贷等集资模式。

不久前安阳市政府发出的防范和打击非法集资有关事宜的紧急通知中,就将担保公司、典当行、房地产公司、投资公司、汽车租赁公司等作为重点监管对象。

安阳民间借贷几乎呈现公开状态,当地放贷者称,曾有房地产公司在市区设立了六七个接待处公开收钱。而安阳民间融资更是全民参与,包括商贩、公务员、退休职工等各类人群,少者数万元,多者不下百万,尤以女性和老年人最多。

从10月8日至今,河南省安阳市各区县的信访大厅人头攒动,男女老少在这里逐一登记自己借出资金的金额和去向。

所有的资金,都靠代理商到大户、中间人、散户层层滚雪球的传销模式。而现在,雪崩正在发生,崩盘蔓延之迅速甚至被借贷企业自嘲为金融非典。

7月至今,安阳已有多名借贷老板跑路,知情人士称,目前已有子轩等40多家本地和外地借贷企业被列入非法集资黑名单,海量涉案金额已难统计。据不完全统计,安阳市有关部门已经对不下10家借贷企业进行了刑事立案。

租车融资

思麒公司不是一个年轻的企业。

该公司成立于2000年,注册资金2000万元,拥有各种型号汽车2000多辆,下辖13家分支机构及关联公司,涉及汽车租赁、二手车销售、商贸、酒店、投资等多个领域。

思麟租车公司的融资租赁在全国都有开展。租车人首先向该公司缴纳一笔数倍于汽车价格的押金,使用期满后再退回租车人。吉利熊猫是思麒公司的主力车型,一辆售价不足3万的标配车型押金为5.5万。

这与租车公司的一般运作模式不同,通常的租车模式是,租车客户先付20%(各租车公司首付比例不等)的车款作为定金,然后每月交纳一定数量的租车费。

而思麒的操作却需要租客们掏出数倍的车款做押金。租客们缘何愿意?思麒在其他地方给出了甜头:打出的口号是零元租车,即租车人只需缴纳每年365元的会员费,就可免费使用汽车一年,车辆保险、上牌、保养等费用均由租车公司负担。这一年的优惠期,比其他公司来得划算。

除这种方式外,租车客户还被要求在缴纳押金的同时,购买限期消费卡,限定在思麒的商贸公司和酒店消费。另有租车客户揣测,思麒公司的汽车很可能被抵押给了银行,从而获得客户押金和银行贷款双重渠道融资。

思麟的营销模式迅速风靡安阳,最多时,不大的安阳市有十几家租车公司。此后,更有公司打出了租车3年送使用权的口号。

但蜜似的外衣却裹着毒药。今年7月,思麒公司未能给租约到期客户退还押金,7月29日,公司突然人去楼空。直到现在,思麒公司仍只剩紧锁的大门和封条。

此后当地租车公司多米诺骨牌般倒掉,除思麒外,还有子轩、百信租车公司的老板都已跑路,无法退还押金。

租车融资只是思麒公司融资操作的一步。

上述人士介绍,谢保国另外的融资方式是通过旗下的思麒投资公司高息借款,月息高达3分至5分。梳理谢保国所有的产业,除租车公司外,他还有一家快捷酒店、一家烟酒商贸公司和一家古钱币商店,并无直接依赖现金流的实业,那么融资款去了哪里?

知情人告诉,思麒公司的押金大多数很可能被拿去放高利贷了,但去向和金额不清楚。

参与负责思麒公司案件的北关区民政局工作组拒绝对外透露信息。

高利贷

与租车公司有所遮掩不同,更多的安阳集资公司大胆标识出自己的投机身份,这些公司,多以xx投资公司为名,对外宣称代理外地公司的股票、矿山、大豆等项目。

项目好,盈利高,速来他们打出的广告语、盈利承诺聚焦到这几个字。

王书红就是类似集资公司的负责人。6月29日,王注销了书红投资管理有限公司,此时,距她花100万元在2010年8月注册这个公司还不到1年。其间找她讨债的人络绎不绝。

书红投资的业务是以每月6分左右的高息向民间借贷,但却并不以更高利息放出。和温州诸多投资公司模式不同,安阳的投资公司并不扮演借贷-放贷的双重角色,多扮演借贷代理商角色。

据知情人士介绍,几乎每家投资公司的借贷额都超亿元,每个作为代理商的投资公司,都可以拿到%左右的提成。

此外,这些投资公司还构造了上线的资金注入地,大多来自外地。如书红公司背后站着3家外地企业:天津鹏英志生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下称鹏英公司)、一家矿业公司和一家豆业公司。

鹏英公司以私募股权基金名义融资,去购买一只在伦敦证券交易所创业板上市的股票,但到了约定付息期,放贷者被告知需将借款转为股票,以使股票从创业板升到主板,获取最大利益。

有放贷者告诉,今年7月,在久未付息的情况下,鹏英公司的代理商曾专门开会安抚放贷者,当时到场者仅大户就有300余人;握有重金的大户甚至可以越过代理商,直接同鹏英公司联系。

除自有大额资金的大户外,散户放贷者中也有层次,资金敛集渠道在亲友熟人圈中蔓延。黄海涛(化名)今年1月将50万元借给鹏英公司,但其中只有4万元属于自己,其余则以3.3分-3.5分不等的月息从别处借来。

黄海涛祖孙三代住在一间60平米旧屋,他本想靠挣利息攒钱给儿子买房结婚,但如今却因躲避逼债人而无家可归。惨烈的是,他的儿子被逼债人绑架了3天2夜,割去半个鼻子,现在精神失常,不睡觉时发呆,睡了觉就哇哇大叫。

投资公司借贷迅速蔓延全赖于高息诱惑下,放贷者亲朋好友之间的口口相传。在信访局,每个登都被要求填写借贷介绍人的名字。

资金的雪团越滚越大。一些投资公司开展的当期投资项目都不能够覆盖所有感兴趣的投资者。

对人数超标的解决办法是多设投资项目,统计仅鹏英公司的投资项目就包括TOPC股票、非转基因大豆、马来西亚酒店等等。

除安阳本地外,相关投资公司的触角还遍及全国。据了解,这些投资公司多在全国布点,今年4月,新华社报道了鹏英志生山西分公司因非法吸存被警方查封。

据调查,这些投资公司对上线的外地公司多语焉不详。而陆续爆出的其他投资公司崩盘消息,让安阳本地投资者欲哭无泪。

今年9月,腾飞投资管理公司老板吴海峰跑路,他代理的天津圳宇股权投资基金管理公司的月息6分的私募产品到期后,放贷者并未拿回本息。吴海峰收回了他们的投资协议,换给他们一张盖着腾飞公司公章的复印件。

这叫空手套白狼,金融诈骗,赤裸裸的庞氏骗局,一名安阳放贷者愤愤地说。

而吴海峰等人能在短期内聚集数亿的资产,也并非本人确有多大能量,吴此前家住安阳农村,而正是靠那些语焉不详的外地项目和中间人的嘴皮子,诱惑了一批批散户投资者,有的不惜动用了养老金。

12 下一页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