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信托

江苏著名动漫公司老板自杀遗言做些正事太难

2018-10-25 18:59:24

江苏著名动漫公司老板自杀 遗言“做些正事太难了”

余洛屹(右)生前与迪士尼动画人士的合影。渔夫公司供图

空无一人的渔夫公司前台,“铸就民族品牌”的字眼特别醒目。王煜现场图片

10月4日,常州渔夫动漫董事长、总经理余洛屹在家中自缢身亡。这名51岁的动漫人以其才华和对原创高质的坚守,在常州动漫界颇有知名度,他的离去带来了不小的震动。经初步调查,因经营不善,渔夫公司负债超过千万,拖欠员工工资和社保总计约200万元;然而,就算最长18个月没有拿到一分钱工资,公司的员工却心甘情愿地坚守。

员工、家人、朋友、业界和政府监管部门对余洛屹的一致评价都是:他是个好人,是个杰出的艺术家,但不是个成功的商人。在国内原创动画发展艰难的现实状况下,这或许是他失败的重要原因。

据了解,自2004年以来国家出台了一系列动漫扶持政策,推动本土动漫产业发展。九年来中国动画片年产量从3000多分钟发展到26万多分钟,约占世界三分之一,超过日本居世界第一。但与此同时,与繁荣景象不匹配的是我国2012年的动漫产业总产值仅为600亿元,而日本为1.67万亿元。

余洛屹的死,恰恰是国产动漫繁荣背后压力与困境的真实写照。

零工资背后的理想坚守

10月17日下午,来到位于常州新北区的创意产业基地。渔夫动漫的前台无人,推门而入,看到公司里一片狼藉,大量杂物堆积在地上,许多办公物品已经被搬走,空空荡荡的室内甚至连灯都没有开。整个公司只有四五个人还在,脸上显露出疲态和忧郁。

2007年跟随余洛屹至今的原画师蒋刚强告诉,余洛屹去世后,公司处于停业状态。他证实,确实已经有18个月没从公司领到一分钱的工资了,只能靠以前的积蓄紧张度日,有的同事还因此离婚。但是,几乎没有人抱怨。渔夫公司的许多员工都习惯称余洛屹为“余老师”而不是“余总”。“余老师对我们就像一家人一样,他平时非常幽默乐观,从来都是给我们积极的力量。谁也想不到他会选择这条路。”

蒋刚强说,迫于生计,现在有些同事已经另谋职业,但是“只要余老师还在,就算是再过一两年不拿工资,我们也愿意继续干下去,也相信我们的作品能够完成、取得成功。”他提到的作品,是余洛屹主创的动画《白狐的故事》。

余洛屹74岁的母亲张女士在10月4日当天就从新疆赶到了常州。她说:“实在无法相信这是真的。这些天,我自己就像死了一次一样。”她说,她本来准备着看公司员工给她的脸色、对她的责难,但没想到员工们都抱着她哭,喊她妈妈,安慰她不要伤心。“这些员工们太好了。”张女士说,产业基地的工作人员问她还有什么要求时,她说,她只有一个希望,就是基地能帮助给公司的员工解决好工资、社保和工作等善后问题。

基地方面确实已经开始为员工安排新工作、设法解决欠薪等问题。不过,10月14日,仍有一些渔夫公司的员工到街边拉起了讨薪的横幅。谈及缘由,其中一人说:“我们不是对余老师不满,是想让基地的动作快一点。”

票房只有预计的十分之一

余洛屹出生于一个艺术家庭,母亲曾在电影制片厂工作,后来投身文工团,培养出的5个子女几乎个个都在文体艺术领域颇有造诣,有的精通编剧,有的制作音乐。排行第二的余洛屹从中专开始就学习油画,后来考入新疆艺术学院继续深造,毕业后又在中央美术学院进修。余洛屹在油画上的天才被世人一致认可,24岁时就办了个人画展,他的作品目前还被学习过的院校收藏。

余洛屹接触到动画后,觉得这种表现形式很美,可以把故事情节像梦一样展现出来,用漫画的方式体现出诙谐和幽默,彰显了智慧、知识和技术含量。他决定投入这一新的领域。“如果他一直在油画这条路上走下去,肯定能成为一名伟大的美术家。我们当时都劝他不要改行,说做原创动画很难。但他说,当时国内的原创动画还是空白,他就是要填补这个空白,做原创动画的盗火者。”余洛屹的母亲张女士说。

2004年,余洛屹在重庆成立了渔夫影视动画工作室。之后的几年里,国内的动画产业迅速发展,各地纷纷建立动画产业基地,吸引创业团队入驻。当时,杭州、无锡等地的产业基地都希望他去;而深圳的某家单位更是表示可以在当地为他专开一个工作室,他本人不需要常驻,只要提供作品,并许以50万元的年薪。余洛屹认为,到深圳那里去还是给别人打工,而他一定要做出自己的一份事业来。在经过比较后,2007年7月,他带着自己的团队,来到属于常州创意产业基地下的国家动画产业基地,创办了渔夫动漫公司。为了解决专业人员不足的问题,2008年7月余洛屹又在基地成立了常州愚之夫培训中心,专门培养动画制作的相关人才。可以说,余洛屹和他的渔夫公司是带着“人才引进”和“品牌企业”的光环入驻常州的。

在余洛屹出生和成长于新疆,渔夫公司的第一部作品是新疆题材的动画电影《西域传奇》。追求完美的余洛屹,从创意开始就在作品上耗费了大量时间和精力。“由他原创的相关小说早在2004年就完成了,而剧本自2006年完成初稿后曾三易其稿,还在制作的过程中不断修改。而在动画上,余洛屹更是和员工一起扑在工作台上作画,共同讨论。”那时候,除了和我们一起工作外,等其他人都走了,他还把自己锁在办公室里继续画。员工蒋刚强回忆说。

在电影即将完成时,余洛屹决定将本来的2D画面改成3D画面,这意味着之前做的许多工作将白费。员工劝他不要这样,但他认为这样效果更好,坚持如此。结果为了赶上原来的档期,制作时间紧张,最后的3D水平不尽如人意。在影片营销方面,余洛屹没有在院线推广上下工夫,而是选择了举办明星演唱会的方式,花了三四百万元,效果却不好。结果整个影片的成本达到约1500万元,而票房只有300万元,仅是他预计的十分之一。

遗言“做些正事,太难了”

2010年9月,余洛屹又成立常州卓成文化传播有限公司,专门运营原创动漫《西域传奇》和《白狐的故事》版权发行。《西域传奇》营销不佳后,《白狐》又是持续投入,没有产出,渔夫公司的资金压力逐渐增大。员工说,近一两年来,余洛屹很少出现在公司,常年在外为公司的资金问题奔波。有人劝他让公司同时也做点外包工作,这样可以获取一些资金来支持原创,但他觉得外包会影响到原创质量。对于投入过多的情况,导演李秉宏说,他自己有过经营动画公司的经验

江苏著名动漫公司老板自杀遗言做些正事太难

,也劝过余洛屹,比如减少不必要的场地和人工支出。“但他的个性是比较坚持自己的想法的,我们的话他听进去也比较慢。”

余洛屹几乎从不让其他人知道他究竟面临着多大的问题,更没有求助。据说,为了弥补资金缺口,他借了不少高利贷。“他从来是报喜不报忧,所有问题都一个人扛,给别人的永远是乐观、幽默的一面。”余母张女士叹气。洪先生认为,“有事儿不跟别人说,是余洛屹最大的问题。”

他人的讲述和基地管委会提供的资料都证实,2011年,余洛屹开始在内蒙古洽谈一个文化创意项目,希望能成功融到资金来支持渔夫公司的原创动画制作。然而,“他是一个伟大的艺术家,但不是一个成功的商人”,这个项目在今年9月的最终落空,人们推测,这成了压垮他的最后一根稻草。

而他的身体也在去年底出了问题,左肾做了肿瘤切除手术。9月底,他与妻子离婚,他们有一个3岁的孩子。10月4日,在离51岁生日还有5天时,他结束了自己的生命。

遗嘱中,他说,他最对不起的就是他的家人和渔夫公司的伙伴们。关于他的动画梦想,他说:“做些正事,太难了”。

渔夫公司的logo 是余洛屹自己设计的:一个头戴斗笠、穿着小褂、赤着脚丫的渔夫,拽着长长的鱼线,使出浑身解数想把鱼钓上来。他曾对人说,这一创意来源于海明威的小说《老人与海》。余洛屹说:“渔夫永远不会停下来,他永远活在风头浪尖上。”他想以渔夫的这种“硬汉”的形象和精神激励大家。员工们感叹:我们都挺下来了,他却没有“硬汉”到底。

专家观点

国内动画产业应按市场化规律运行

余洛屹及渔夫公司的悲剧,引发了众人对中国原创动画现状的思考。为此采访了世界动画协会中国代表处(ASIFA-China)秘书长李中秋。

:为什么在中国做原创动画会比较困难?

李中秋:这个问题很大,实际上是多方面的问题。但是归根结底,就是这个市场不正常,它没有按照市场化的规律来进行。举个例子来说,一般情况下,应该是做动画的人卖动画给电视台,电视台按照质量高低给钱。但是现在的实际情况是,电视台的资源少,动画的数量很多; 而且因为一般情况下政府给的补贴都是按照播出时长来算的,也就是说动画做出来但没播,企业就拿不到补贴。电视台也知道这个道理,所以现在不是电视台给制作企业钱,反而很多电视台还需要企业倒贴,这个钱或明或暗都是要给的,实际上已经变成了一个利益链。

或者说,就算企业不给电视台钱,卖给电视台动画片拿到的钱能不能够收回成本也是一个问题。如果无法再循环、再投入,没办法盈利,还是做不下去。

:怎样才能做好原创动画?

李中秋:如果没有好的产业环境,还是别做了。实在喜欢,可以自己做点原创,有人愿意投资,让他去运作。如果你是一个艺术家,不要非把自己弄成商业达人。

政府的主观意愿是好的,但客观效果不一定好。比如政府补贴是依据播出时长来算的,但是对于整个动画行业来说,大家为了拿到这个补贴,都去凑分钟、凑补贴。比方说,原来迪斯尼、华纳梦工厂一半的片子都是中国人做的,做国际服务外包的产值每年几个亿,现在全部丢了。为什么?因为团队散了、跑了。在政府的号召下,经不住诱惑,自己去做老板、培养学生。带着一帮孩子,然后就拿着这些孩子做的动画,可能连练习作品都不到的水平,就拿去凑分钟数,拿政府的补贴。

>>>国产动漫赔钱赚吆喝:一流技师二流故事三流经营

(:DF010)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