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 首页 > 股票

黄湘源IPO改革得大者可兼其小传播正能量

2018-11-07 16:39:55

黄湘源:IPO改革得大者可兼其小 传播正能量

习近平总书记在五四青年节给北大学生的一封信里引用了欧阳修的一句名言:“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为个人理想事业与“中国梦”关系的理解提供了一把打开心锁的钥匙。在笔者看来,对于IPO改革来说,这何尝不也可以看作为解开这个一直纠结在我国资本市场广大投资人心头的定位矛盾问题的一把心钥。

IPO发发停停,停停发发,之所以至今犹自纠结在何时重启和如何重启的矛盾之中,其最根本的原因不是别的,就是因为市场当局在“重融资轻回报”的IPO体制要不要改革和如何改革的问题上一直犹豫不决的缘故所造成的。

我国资本市场在其开启股票交易之始就以提高直接融资比例为己任,殊不知资本市场之所以成其为资本市场,顾名思义,就是以资为本。任何的融资功能都是以投资功能为前提为基础的。没有“投资梦”,也就没有也不可能有真正意义上的“融资梦”。离开了广大资本人的投资意愿,岂不成了无本之木,无源之水?

其实,IPO不是不可以重启,但是决不可以单纯解决市场不能没有融资功能的问题而重启,而只能是为了满足市场不能没有投资功能的需求而重启。历史上,投资者一次又一次地将“投资梦”寄托于IPO的重启,但却一次又一次地由于所谓的IPO改革并未真正改变其“重融资轻回报”的基本倾向而梦碎。梦醒之后的投资者现在似乎比以往任何时候都害怕IPO重启

黄湘源IPO改革得大者可兼其小传播正能量

,其实,害怕的并不是IPO,而是“狼来了”。而这群投资者心目中的恶狼,不是什么别的,正是以满足贪得无厌的“融资梦”为能事的所谓市场化改革。

IPO改革是IPO重启的必要条件,也是其之重启能不能成为市场投资功能恢复正能量的充分条件。人们所期待的IPO改革也许并不是非得一步到位的注册制而不可,而是“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大而言之,就是行政权力逐步退出用审核的方式为信息披露作背书的传统监管方式,变“以管代监”为“监而督之”,使信息披露者对其所披露信息的真实性和所承诺的投资回报预期真正负起其所应负的法律。在此前提下,IPO定价权、配置权和利益分配权的还权于投资者,才有可能成为一种真正取信于市场的有效改革,市场融资功能的复苏也才有可能成为一种越来越有信用有效率的正能量而不是越来越压得市场透不过气来的负能量。

当前的市场缺的是信心而不仅仅是资金。远交近攻,暗度陈仓,开闸放水,围魏救赵,也许不难为市场带来源源不断的大量资金,但资金是具有两面性的怪物,既可以成为正能量,也可以成为负能量。在IPO缺乏信用,市场缺乏信心的条件下,指望单单依靠资金的支持来撑起IPO的一片天,无异于痴心妄想。弄得不好,反而有可能被别有用心者借题发挥,加大了做空中国股市的动能。

欧阳修在“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之后其实还说了一句话,“未见学其小而能至其大者也”。意思是说,被奉为“大衍”的筮占之一法,非文王之事,是成不了气候的。IPO改革也是这样,一定要坚持走以维护投资者利益为重中之重的正道,而决不容许再重新走到以市场化的名义将“融资梦”冒充“投资梦”或以“融资功能”取代“投资功能”的歪门邪道上去。

“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所兼的是善小,而非恶小。古训曰:“勿以善小而不为,勿以恶小而为之”。对投资者有利的事,再小也是大事。在历来的IPO改革中,投资者之所以一再建言引进“人手千股”或恢复市值配售的方法,并强烈要求废止或降低交易印花税,看起来似乎只是一种急功近利的眼前利益追求,实则大不然。类似这种既有利于让更多的市场参与者分享新股红利,又有利于对新股扩容提供更多资金支持的可行且行之有效的善小之举,不在于其之惠多或惠少,而在于其能不能体现维护投资者利益的良苦用心。取信于民的事,再小也是正能量。而不利于取信于民的事,再小也是负能量。

千里之行,始于跬步。“中国梦”之体现于资本市场,说到底,就是圆广大投资者的“投资梦”。对于IPO改革来说,“投资功能”的恢复乃是比什么都重要的根本性大事。“得其大者可以兼其小”,投资功能一到位,融资功能的兼而得之,乃是题中应有之义。也就是说,一切有关IPO重启的疑难或都将由此迎刃而解。难道这还会有什么疑问么?!

推荐阅读
图文聚焦